【炎鸢】我想去吃炸鱼薯条

灵魂伴侣AU 现代PARO 无能力设定

短小,一发完

CP:北岛炎X易鸢驰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每个人都有一个灵魂伴侣,无论你是否乐意,你总会遇到他,然后无法自拔的爱上他』


易鸢驰是在三岁那一年发现那行字的。灰色的字迹出现在了心脏的位置上。

当时的易鸢驰还不曾明白这行字出现的意义,正学着独自一人洗澡的三岁易鸢驰看到这行字以后,放声大哭,惊动了外面的易妈妈。

易妈妈冲进来的时候易鸢驰指着胸口上的字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问妈妈我是不是要死了啊我不应该前几天去偷喝妹妹的牛奶的。

易妈妈很不厚道的笑了。

北岛炎则好的多,因为三岁那年他根本就没有看到灰色的字迹。四岁那年北岛老爹看着开开心心吃蛋糕的儿子,在心里一声长叹

咋办啊,这孩子注孤身了?

过了不久北岛老爹偷偷找一个街边算命的算了一卦——他还是一个政府的官员,被人看到了要被指责有封建思想,说不定要降职。算命的接过北岛炎的生辰八字,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跟北岛老爹说不用担心,这孩子命中注定是有灵魂伴侣的,所以你确定不是你儿子没跟你说或者位置比较隐秘你们没看到?

北岛老爹冲回家,把北岛炎扒光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遍,愣是没找到。莫名其妙被扒光的北岛炎嚎啕大哭,从此在心中埋下了一颗叛逆的种子。

这只是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对自己十几岁时中二脑残行为找的理由而已,当天晚上,北岛老爹被心疼儿子的北岛妈妈罚睡地板,没有暖气的那种,冬天。

北岛炎步入叛逆期有一次打完架打伤了脑袋,送到医院处理,医生小心翼翼剃掉伤口旁边的头发,看到了那行灰色的字迹。

北岛老爹悬着的那颗心才真正放了下来,开心到忘记惩罚打架的北岛炎。

因此北岛炎对自己的灵魂伴侣相当有好感。


北岛炎十岁的时候,易鸢驰转去了他们班。

北岛炎是个什么人?报上北岛炎的名字,老师们都要抖三抖。谁不知道他可是市长的儿子?人聪明,却又爱挑事,每天能惹出一大堆麻烦,蓝曜小学他称二霸,没人敢称一霸。

易鸢驰又是个什么人?报上易鸢驰的名字,老师们……没什么反应。

易鸢驰的家中生过变故,父亲与人合伙开办的公司一朝倒闭,易鸢驰还没有升天,就摔下地。

他是个很用功的人,因此成绩也不错。但他不爱说话。加上初来乍到,尴尬的,他被孤立了。

这个待遇和北岛炎的倒是一样。

两个被孤立的人在某一次打了一架以后,居然成为了朋友。

他们无话不谈,上到天文地理宇宙奥秘,下到家长里短明星八卦。例如这样

我喜欢Johnathan Nolan 北岛炎说。

再见朋友,再见,我永远记得他始乱终弃了POI。易鸢驰说。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更喜欢西部世界。北岛炎说。

很好,打一架吧。易鸢驰说。

因为打架而迟到的两个人被罚站了两节课,因为连着两节课都是那个老师的。

似乎也并不是……很聊的来?

但他们依旧是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的那种。

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只拥有彼此。

谁知道是为什么呢?


北岛炎是一个口味很奇怪的人。他能够忍受各种各样的黑暗料理,比如英国名菜仰望星空。

易鸢驰正好相反。

我觉得今天的菜还可以,北岛炎嘴里塞满了饭菜。但我有点想吃之前中秋的辣椒炒月饼了。讲真的你们都不能理解它的美好。

易鸢驰看着碗里的干辣椒炒玉米,心平气和的接受了一切。

今天的世界比中秋美好,就可以了。

顺便说一句,他们现在初二,依旧同一个班。


我想吃炸鱼薯条。

啥?炸鱼薯条?易鸢驰愣在那里。

对啊,炸鱼薯条。没尝过嘛。

那你去英国吃呗。易鸢驰给了个白眼。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东西。

那你跟不跟我一起去,易汪汪?

没钱,再见,拜拜。找黑川去吧。

诶别这么扫兴嘛,去吧去吧。

等到高中毕业再说吧。

易鸢驰满意的看着蔫儿了的北岛炎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毕业以后易鸢驰没有再联系过北岛炎,因为在他找北岛炎要联系电话之前,北岛炎就不见了。

易鸢驰同时也有点无奈,他发现他似乎找不到符合条件的灵魂伴侣。

大概是要注孤生。


易鸢驰正与被子做斗争,他在套被套的时候忘记系绳子了,于是被子蜷成了一坨,他只得不停的抖被子,希望被子能弄得平整。

电话铃声响起,他接通,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Miss me?

你以为你是Moriaty啊,你这么多年去……

北岛炎打断了他:我不是Moriaty,汪汪,我是Sherlock Homles

为什么?

你觉得你有可能是Molan上校吗?虽然你也不像Dr.Waston

滚!

电话那头的北岛炎不住地笑着,不时传来咳嗽的声音

你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沉重的喘息声,易鸢驰不由得紧张起来。

我想吃炸鱼薯条。北岛炎说。

哦?你居然还想去吃那玩意?他挑眉,心却突然一颤。

对面传来了轻轻的笑声。

电话被挂断了。

易鸢驰把电话放下,继续和被子斗争。

炎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他嘟囔着。

下一秒他突然冲进厕所,将自己的上衣粗暴的扯开。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他的胸口上已经没有那行字了。


『每个人都有一个灵魂伴侣,他对你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将会出现在你身体的一个位置上,字迹将会一直存在,直到你的灵魂伴侣死亡』

END

原梗是灵魂伴侣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改了一下。

评论
热度 ( 13 )

© Doro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