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十二度

CP:黑白、红蓝可能还会有别的?
脑洞产物,灵感来源于MIKU的银色公路-12℃
现代paro,人物死亡警告,BE高亮,短篇,一发完
本文中出现的人物不属于我,属于彩铅秀秀和烟头目一
发现写虐真的很爽,又痛苦又爽

《零下十二度》

        “没想到现在居然会是我们两个在大晚上的喝酒。”易鸢驰举起手中的啤酒“来一个?”
        易涵渊不做声,和易鸢驰碰了碰酒瓶。她仰头,将瓶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又从后备箱拿出一提啤酒,相当不友好的撕开外面的塑料膜,“嘭”的一声拉开易拉罐。她喝了几口,顺手丢给易鸢驰一罐。
        “你明天不上班?”易涵渊开口。
        易鸢驰笑了笑“刚结束一个案子,上头奖励我们给我们放了三天的假。”他将剩余的酒喝完,空酒瓶丢到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两个人没怎么多说话,就这么一口一口喝着酒,喝完了再拿新的。
        见易涵渊伸手去拿最后一罐酒,易鸢驰便伸手去夺“你少喝点,还真把自己当酒神了。你喝酒才几天?”
        “你不也差不多?咱俩彼此彼此。”易涵渊躲过他的手,飞快地打开喝了两口。
        他没怎么说话,从口袋里拿了包烟,又在口袋里摸了摸打火机,抽出一根点上。微弱的火光在一片黑暗中像星光一样,微弱并璀璨着。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出神地望着散去的烟雾。
        “月亮出来了。”
        她开口。易鸢驰并没有作答,他将吸完的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又点了一根。
        易涵渊也从他那里拿了一根,用眼神示意帮忙点个火。
        “你能行吗?”
        “人不都得有个开始?哥你别废话了,点上。”
        “别逞强啊,你现在怎么算都还只能算个小丫头。”易涵渊想学着她哥一般熟练的吞云吐雾,却被呛到,在旁边一个劲的咳嗽。
        “我不小了,都二十七了。”
        “我都三十二了,都过三了,还来跟我比老?”
        “你也没老到哪里去。”
        “你也要奔三了,别抽了,对身体不好,你一过三一老身体的毛病就显现出来了。”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暗讽别人了?虽然你的建议确实是好心。”易涵渊笑笑。
        他低下头,顿了一下,回给她一个微笑
        “跟一个红毛混蛋呆久了,也或多或少受了点影响。”
        “巧的很,我也是这种情况。”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月光明亮且温柔,不像日光那般灿烂却刺眼。易涵渊顺着来时的路望去,路旁星星点点的惨白色灯光给她一阵寒意,她打了个寒颤,下意识扯了扯自己的羽绒服,将自己裹紧。
        她像个小孩子一般哈了一口气,满意的看着白雾渐渐散去。“真冷。”她抱怨道。
        “冷你就先回车上呆一会吧。”
        她摇摇头
        易鸢驰打开车门,在后座上拿出一条天蓝色的围巾,丢给易涵渊。
        易涵渊记得这条围巾是北岛炎的。她轻声道了句谢,将围巾随意的缠了几圈。
        远远的,一道灯光渐渐靠近。易鸢驰眯起眼睛,灯光近些的时候发现是车灯。那辆车在靠近他们以后便停下。下来一个金发男人,手上还拎着一个塑料袋。
        “居然是你们。”金发男人开口,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大冷天里待在郊外啥事也不干就这么看星星看月亮,果然也是只有你们能干出来。”
        “杰克你不也是?”易鸢驰接过塑料袋,朝里面看了看“跟我们一样也带了酒啊。刚好我们的喝完了谢谢啊。”
        杰克夺过塑料袋“你们俩一分我喝啥?给你们俩一人一瓶,不能再多了。”
        “也行。”易涵渊莞尔。
        三个人拉开瓶盖,碰了碰杯,便各自喝了起来。
        “你明天也不上班?”
        “请了个年休假,累了,想休息休息,哪像你假期多,寒暑假,端午国庆中秋”杰克啧啧了两声“真令人羡慕。”
        “带那群熊孩子时的苦你又没体验过。”
        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话,没多久,杰克的酒便也被清空。
        杰克倒是很快红了脸,他嘟囔着回到了车上。空气越发冰冷,易鸢驰招呼着易涵渊回到了车上。开了空调,些许僵硬的身体渐渐暖和了起来。
        “这晚上能有多少人走这条路?”易鸢驰突然摇下车窗,朝杰克喊去。
        “你以为呢,只有我们。北辰市几乎没人走这条路!”
        “那就好。”易鸢驰突然打开所有的车窗。“涵渊,把安全带系好。”
        “杰克!来不来放飞一次自我?”
        “来啊,谁怕谁?”
        两个人同时踩上油门,易涵渊看到车速一路飙升,两辆车像离弦的箭一般向前驶去。冷风灌了进来,呼呼的风声盖住了一切。她的头发被风吹的凌乱,她也没去管。
        她闭上眼,看到夏苍颜的身影。
        一场车祸,会毁了多少人的未来?又会毁了多少人的家庭呢?
        她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喝酒,她心里明白,他们三个人从来就不是喜欢喝酒的那类人。
        她下意识扯了扯脖子上的围巾。她记得这是有一年易鸢驰给北岛炎的生日礼物。
        北岛炎比易鸢驰更怕冷,收到围巾以后却又总是忘带,易鸢驰便将围巾给他放在车里。
        还没拿出来啊,哥哥。
        她低声笑笑,自己不也是吗?
        夏苍颜的东西她一直都没丢掉,一切都原样摆好,就像她还活着那般。
        她想起杰克在递给她酒的时候,他习惯性的又拿了一瓶酒想要递给后面的人。可是后面没有人等着了。
        她记得杰克之前曾吐槽过,克洛德爱喝酒,杰克总是担心他的健康问题,每次亲自给他拿酒,还盯着他每次都喝多少。
        易涵渊就这么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却又止不住的流下来。
        她哭出来,哭声被揉碎,四散在风中。

END

评论 ( 1 )
热度 ( 9 )

© Dorothea | Powered by LOFTER